NMN被冠以“长生不老药”的称号,但是它是否真如各大媒体所说的那样神乎其神?NMN百科网带您一起解读NMN(烟酰胺单核苷酸)!
当前位置:首页 > NMN科研 > 正文

戒烟戒毒新发现:NAD+成为成瘾治疗的突破

08-26 NMN科研

  戒烟戒毒新发现:NAD+成为成瘾治疗的突破

  Intravenous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 Significantly Reduces Self Report Craving Ratings Associated with Opiate and Alcohol Withdrawal报道:NAD+ 成为成瘾治疗的突破

  美国有家公司使用NAD+ 静脉滴注方案,它使用维生素b3的辅酶,以及氨基酸、维生素和矿物质组合口服使用,这一疗法在斯普林菲尔德健康中心的Richard Mestayer博士和Paula Norris博士的临床治疗中使用。这种专有的NAD+治疗可以恢复脑功能,同时尽量减少戒断症状,减少或消除欲望。

  静脉注射NAD+表现出优越的治疗效果,可以持久的减少成瘾引起的欲望、失眠、脑雾和不稳定的情绪,而这些往往会导致复发。在门诊持续的静脉滴注(Iv)药物时,NAD+能迅速地缓解戒断引起的急性生理和情绪症状。Greene博士与Mestayer博士于2016年完成了培训,成为首家NAD+治疗认证提供商。标准的治疗方案是每天一次,连续输液十天。治疗时,Greene博士的工作人员会慢慢地注入NAD+。短短几分钟内,戒断症状就开始消退。在起效后大约5到8小时内,病人比较舒服和放松。通常,病人在前两天感觉好一些。治疗结束时,使用 NAD+治疗的90%的患者表示是没有欲望的。他们反映自己的头脑清醒、睡眠平静、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强、精力更充沛、注意力更集中并且情绪更好。

  NAD+是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又叫辅酶Ⅰ,全称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又称二磷酸烟苷,存在每一个细胞中参与上千项反应。NAD+是三羧酸循环的重要辅酶,促进糖、脂肪、氨基酸的代谢,参与能量的合成;NAD+又是辅酶I消耗酶的**底物(DNA修复酶PARP的**底物、长寿蛋白Sirtuins的**底物、环ADP核糖合成酶CD38/157的**底物)。

  NAD+在人体内的有三个独立的代谢途径:Preiss-Handler途径、从头合成途径和补救合成途径。

  1.Preiss-Handler途径

  1957~1958年由Preiss及Hsndler发现,因此命名为Preiss-Handler途径。该途径从烟酸开始,经过烟酸磷酸核糖基转移酶(NAPRT)催化变成烟酸单核苷酸,经过NMNATI1~3酶的催化,变成烟酸腺嘌呤二核苷酸,然后再被催化成NAD+。

  2.从头合成途径

  该途径又叫犬尿氨酸途径。从食物中摄取的色氨酸开始,依次经过N-甲酰犬尿氨酸、L-犬尿氨酸、5-羟基-2-氨基苯甲酸、ACMS后变成喹啉酸,然后喹啉酸进入Preiss-Handler途径。色氨酸转成N-甲酰犬尿氨酸的IDO和TDO途径是从头合成途径的限制性步骤,ACMS也可以进入三羧酸循环。

  3.补救合成途径

  NAD+经过三个消耗途径(sirtuins,PARPs, and the cADPR )后变成烟酰胺,然后经过NAMPT催化后,变成NMN,NMN同样通过NMNAT1~3酶的催化转变成NAD+完成循环。有研究表明补救合成途径产生NAD+占人体NAD+总量的85%,补救合成途径中NAMPT酶是这个循环的限制步骤。NAD+的含量在这三个独立途径下保持平衡,补救合成途径是人体NAD+主要来源。NAD+会在一个75kg的成年人体内重复合成2~4次达到3g的水平。

  NAD+*初发现于1936年,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停止了这项研究。基于一项对于9600名患者的研究,该药于1961在治疗药物成瘾和精神分裂症方面获得专利。随着美沙酮的发现(当时对制药公司来说,美沙酮是一种更有利可图的产品),NAD+被抛在一边,埋没。研究表明,NAD+增加了大脑中某些神经递质的合成,这些神经递质在纠正特定化学失衡方面是有效的。其中一些化学失衡是成瘾、精神疾病、焦虑、攻击性、抑郁、绝望和绝望的根源。

  临床研究表明,NAD+是一种有效的生物抗氧化剂,可以预防细胞损伤和多种疾病,包括癌症、精神分裂症、PTSD、慢性疲劳、免疫系统低下、记忆障碍、睡眠问题、浓度缺陷、血压、胆固醇水平差、糖代谢和糖尿病、肌肉疼痛和无力、关节疼痛和僵硬、头痛、发烧、喉咙痛和淋巴结肿大。

  静脉滴注天然的NAD+,营养物质绕过胃,直接进入大脑中与受体结合。当NAD+直接入脑,它会立即产生明显的积极的效果,因为营养物质浸润在一个连续的天然和高度治疗环境的的辅酶中。NAD+作为一种解毒剂,它需要几天(而不是几周或几个月)从身体和器官中清除储存的药物,恢复大脑的平衡,并逆转损伤。可以使精神清晰、认知功能增强、注意力和注意力恢复、经理旺盛、心情愉悦,前景乐观。

  NAD+对人体健康发挥着根本性的影响,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NAD+在人体内的含量逐渐降低,线粒体和细胞核之间的交流受损,NAD+的减少也损害了细胞产生能量的能力,从而导致衰老和疾病,这也可能是我们变老的原因。研究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NAD+骤减的原因是随着年龄增长NAD+消耗路径中的CD38对NAD+的消耗成倍增加,也能导致NAD+在人体内的含量降低。

  研究发现,在NAD+极低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NAD+在人体内的含量逐渐降低)时更容易上瘾,更容易患上其他疾病和慢性身体疾病。除了静脉注射,口服NMN也可以有效的增加NAD+的含量。

  此次科研成果的发现或许预示着不久的将来人们或许能够拜托烟瘾毒瘾的摧残,对此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