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被冠以“长生不老药”的称号,但是它是否真如各大媒体所说的那样神乎其神?NMN百科网带您一起解读NMN(烟酰胺单核苷酸)!
当前位置:首页 > NMN科研 > 正文

哈佛大学FAHS新研究:空乘人员患癌风险大大高于常人,空姐尤甚

03-02 NMN科研

  根据哈佛大学有关公共健康最新的一项大规模调查和研究发现:与我们这些不太经常飞行的人相比,尽管在个人卫生、饮食健康和体重保持上,空乘人员都远胜于一般人群,但因为工作环境中不可避免的太空电离辐射、紫外线伤害、加上睡眠周期混乱、昼夜节律紊乱,以及飞机上可能存在的化学污染物,他(她)们罹患某些癌症风险大大超过了普通人。

  

  十多年前各国科研人员就已经开始研究空乘人员的健康状况。新的研究报告来自2014年 - 2015年哈佛空乘人员健康研究(FAHS)对5,366名美国空乘人员(80%为女性)的调查。通过询问他们健康结果和症状,工作经历,个人特征和航空就业履历,研究人员将接受调查的乘务员癌症患病率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调查的5,000名具有相似收入和教育状况但在地面上工作的美国居民健康信息进行了比较。在接受调查的空乘人员中,仅有9%是前空乘人员,其余均为现任空乘员。

  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在高海拔地区,空气稀薄,保护层更少,乘客和机组人员的辐射量可达海平面的100到300倍。这使得无论女性还是男性,在相同年龄下,与普通大众相比空乘人员每种癌症的患病率都更高,包括乳腺癌,子宫颈癌,皮肤癌,甲状腺癌和子宫癌,以及胃肠系统癌症,此外还有结肠癌,胃癌,食道癌,肝癌和胰腺癌,且有超过80%的患病者是女性。

  其中女性乘务员乳腺癌的发病率比普通女性高出约50%,黑色素瘤率高出两倍以上,非黑色素瘤皮肤癌的发病率约为其四倍。(非黑色素瘤皮肤癌包括基底细胞癌和鳞状细胞癌。)

  男性空乘人员比普通男性在黑色素瘤癌症发病率上高出近50%,非黑色素瘤皮肤癌的癌症发病率高出10%。

  研究还表明,并非所有疾病发病率都与工作时间长短有关,这就意味着即使在空中工作时间不到五年,患病风险也会增加。哈佛大学T. H. Chan公共卫生学院的Mordukhovich博士和她的同事们发现,在接受调查的5366名美国空乘人员中,有七分之一被诊断出患有癌症。

  该调研报告于2018年6月25日一经发表于《环境健康(Environmental Health)》在线学术期刊上,立刻引起了欧美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美国《时代》杂志、Fox News、ABC News、英国《每日邮报》等均已以“美国空乘人员更易患癌”这样醒目的标题迅速报道了这一研究结果。

  该报告引爆舆情的原因,在于空乘人员其实远比普通人群有著更健康的饮食习惯和良好的卫生习惯,肥胖率和吸烟率也很低,而这些措施恰恰就是公众能有效预防癌症关键所在。正因如此,空乘人员中某些癌症发病率反而较普通人为高的调研结果十分惊人,反映了相关部门应把癌症作为空乘职业病来启动相关防护措施的重大健康议题。

  作为哈佛公众健康研究的一部分。 Irina Mordukhovich博士主持的这项调查,发现空乘人员日常工作中超高风险,在于太空电离辐射(来自外太空的辐射穿透飞机)。电离辐射对DNA特别有害,受损的DNA会导致癌症。

  这也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对于未来火星宇航员的担忧。在2016年从数百个有竞争力的Itech大奖申请项目中,NASA认为他们找到了答案。

  DNA如何修改?

  

  NASA的答案是:NMN

  ABC News

  对机组人员健康的另一个可能的威胁是化学暴露。机舱内发现的其他化学污染物可能包括发动机泄漏,杀虫剂和阻燃剂,其中含有可能起激素破坏剂的化合物,增加了某些癌症的风险。

  此外,一些研究还发现昼夜节律中断,如时差,可能与癌症风险增加有关,这些累积起来的不利因素对人体经过数百万年演化自然形成生物钟节奏的破坏,可能造成免疫功能降低和细胞正常代谢的改变,从而导致了健康身体对肿瘤抑制机能大大减弱。

  飞行员和常旅乘客呢?他们在高空飞行,基于相同的原因,患癌的可能性也会更高。虽然飞行员和常旅乘客比空乘人员有更多的休息时间。但同样不可避免地存在时差转换、昼夜节律中断、高空辐射以及机舱内化学污染问题。

  

  生物钟如何调节?

  目前已有上万服用者,其中主要是生物化学方面的专家、教授、医生及科研人员和他们的亲友,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

  是的,NMN抗衰老的核心机制,就是修复DNA,同时附赠为线粒体提供能量以及良好的生物钟调节功能。服用者大都反应整体睡眠改善,深度睡眠增加,起床后身轻如燕,精神状态更佳。

  希望以上内容可以帮助到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