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被冠以“长生不老药”的称号,但是它是否真如各大媒体所说的那样神乎其神?NMN百科网带您一起解读NMN(烟酰胺单核苷酸)!
当前位置:首页 > NMN科研 > 正文

与近50家公司利益相关!NMN教父大卫·辛克莱不为人知的抗衰老投资

06-30 NMN科研

  说到大卫·辛克莱(David Sinclair)这位抗衰界顶流,外界对他的印象要么是哈佛教授、“抗衰教父”,要么是NMN、白藜芦醇和他的科研成就。派派之前介绍他时,也提到过他创办抗衰公司的事情,但也只是一句“利益相关”就轻轻带过了。

  但这两天派派冲浪时,发现大卫·辛克莱才不是一句“利益相关”就能简单概括的男人。据哈佛医学院辛克莱实验室官网上的不完全统计(上次更新是2020年9月18日),辛克莱居然和近50家公司有利益关系。

  这50家公司中,有的是辛克莱创立的,有的是他投资的,有的是他当董事或科学顾问的,还有的是购买了他的专利,总之都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最离谱的是,这个名单里除了抗衰老公司之外,居然还包括农业和畜牧业公司,甚至还有治疗女性不孕不育的公司,涉猎之广看得派派叹为观止。

  *下图中公司后的字母含义:

  F=创始人(Founder)

  I=投资者(Investor)

  E=股东权益(Equity)

  A=顾问(Advisor/Consultant)

  B=董事会(Board of Directors)

  IP=许可专利的发明人(Inventor on licensed patents)

  L=实验室资助(Funding for laboratory)

  图注:与辛克莱利益相关的公司

  俗话说,看一个人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这道理同样适用于此。辛克莱在播客、社交媒体上,对各种抗衰技术都是一副“有容乃大”的包容态度,似乎条条大路都能通往抗衰老。然而,仔细研究一下上面这一长串名单,看看他真正投资或者创建了哪些抗衰老公司,就能知道他到底看好哪些抗衰技术。

  因为相关公司太多,这里只挑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几个为大家介绍点评一二,像Sirtris制药这种坑了葛兰史素克7.2亿美元后已经成为历史的公司,这里就不再多做赘述。

  攻入美军特战司令部,

  欲垄断NMN市场

  主攻NAD+前体研发的MetroBiotech,号称要通过“开创性的NAD+制药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衰老”,是辛克莱联合创立的抗衰公司之一。

  该公司旗下的明星产品——“超级NAD+前体”(语出辛克莱)MIB-626,是一种特殊的多晶体形态NMN,由辛克莱实验室研发,目前已进入2期人体临床,据说比市面上普通的NMN产品效果更好。

  相比其他辛克莱提都不提,或者只在他的推特上品牌露出过一两次的公司来说,MetroBiotech和MIB-626在辛克莱这里享受的是亲儿子待遇。

  辛克莱先是在播客中欲说还休地表示“我正在研究更有效的(NMN补剂)”,后更是打破“不推荐NMN品牌”的原则,直接在推特上宣传MIB-626最新人体临床结果:每日口服1-2次1000 mg的MIB-626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良好(相关阅读:抗衰教父辛克莱超级NAD+人体临床:安全无副作用,或垄断全球市场)。

  在辛克莱的力捧下,MetroBiotech自己也很争气,去年6月更是“攻入”美军特战司令部,和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达成合作,于2022财年开展NAD+抗衰药物人体临床。

  去年12月,MetroBiotech还给FDA写了封信,称自家的MIB-626是一种“专利形式的NMN”,已经被承认是药物,要求FDA下架市场上所有的NMN补剂(注:美国法律规定,如果一种物质被官方机构批准承认是一种药物,厂家就不得再把这种物质单独作为补剂或添加到食品中销售)。目前FDA还未就此事作出回复。

  道路是曲折的,

  “钱途”是光明的

  CohBar,这家公司主要使用天然存在的线粒体多肽药物,来治疗与线粒体功能障碍有关的衰老相关疾病。公司创建人大多是来自抗衰领域的科学家,除了辛克莱之外还包括首个抗衰人体临床TAME的负责人Nir Barzilai教授。

  该公司最有可能上市的药物是CB4211,这是一种天然的线粒体衍生肽MOTS-c类似物,可以通过调控AMPK途径和/或胰岛素途径,来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和肥胖,目前已经成功完成了1a/1b临床实验,结果显示CB4211不仅能治病,而且耐受性良好,无严重不良反应。这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完成人体临床的线粒体衍生肽药物。

  此外,CohBar 还有其他四个处于临床前的线粒体衍生肽药物,用于治疗COVID-19、纤维化疾病和癌症等疾病。

  图注:CohBar各药物进展

  线粒体一直是抗衰领域的重要研究方向,但以线粒体相关的抗衰老公司并不多,CohBar可以说是其中的领头羊。但CohBar目前仍处于早期临床阶段,在CB4211按预期于2025年上市前没有任何盈利途径,并且每年还需为研发花费1000万美元。不过据分析师预估,CB4211一旦成功投产,届时一年的销售额就能达到2.4亿美元。

  所以说,虽然CohBar的道路是曲折的,但钱途是光明的,辛克莱的投资眼光可见一斑。

  肥水不流外人田,

  待遇远胜亲儿子

  InsideTracker,是一家专注个性化营养与健康分析的公司,利用专利大数据算法、数据库以及最新科学研究结果,根据用户的血液、DNA和日常习惯等数据,提供个性化的抗衰指导。

  该公司的二代旗舰产品InnerAge 2.0,可以通过检测血液中的葡萄糖、肝酶等生物标志物(男性18种,女性14种)来揭秘用户的生理年龄,并提供一系列的个性化改善方案。

  在与辛克莱有关的公司中,InsideTracker可以说是其中最特殊的一个。辛克莱曾在推特上表示,自己拥有“少量的InsideTracker股份”,但他卖力宣传的态度,简直让人怀疑这家公司是他自己开的。

  仅从他的推特来看,该公司的曝光次数就高达几十次,去InsideTracker血检要发个推特,检测结果出来发个推特,甚至连有人留言问该检测哪些指标时,他也要cue一下InsideTracker,称自己主要在这里进行检测,这可是亲儿子MetroBiotech都没有的待遇。

  图注:有人留言问需要检测哪些指标,以及检测的最好方法,辛克莱直接@InsideTracker

  其实仔细想想辛克莱对InsideTracker的偏爱也不奇怪。只有通过检测了解自己的衰老情况,才能知道抗衰干预措施是否有效,可以说检测是抗衰老的基石。辛克莱自己酷爱尝试各种新的抗衰手段,为了了解这些抗衰手段是否有效或需要调整,他每隔一个季度就要去做一次血检,以便实时了解自己的各项指标。

  反正要做检测,在哪不是做,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广撒网,多捞鱼

  Life Biosciences是辛克莱创立的专注于衰老的病理学和基础生物学的长寿公司。

  与其他一般只专注于衰老某一具体领域的公司不同,Life Biosciences的摊子铺得更大,几乎涵盖了所有与衰老和衰老相关疾病有关的主要生物机制,目前主要针对蛋白质稳态丧失、线粒体功能障碍和表观遗传改变三种导致衰老的生物学机制开展药物,大多仍处于临床前阶段。

  图注:Life Biosciences自称从上述八个致衰生物机制开发药物研发

  大概是致衰分子机制太多,Life Biosciences自己忙不过来,它又收购了许多子公司从不同方向开展研发。例如Life Biosciences旗下的Senolytic Therapeutics,公司如其名,主要通过清除衰老细胞的Senolytics疗法来治疗衰老和相关疾病。另一家子公司Selphagy Therapeutics,则专注于细胞自噬,目前正在研发能治疗溶酶体贮积症的自噬药物。

  顺便一提,Life Biosciences的很多子公司也有辛克莱的影子,比如Senolytic Therapeutics是辛克莱联合创立的,Animal Biosciences是辛克莱投资的。

  总的来说,辛克莱在抗衰投资方面并不像在干预措施上那么跳脱(比如1/4茶匙橄榄油+白藜芦醇+抹茶的神奇搭配),反而是罕见地稳扎稳打,投资的都是根据已经得到抗衰界广泛认可的抗衰干预机制研发的药物。

  从某种角度来说,比起一名纯粹的科学家,创立并投资了多家抗衰老公司的辛克莱,目前更像是一名成功的商人。

  他曾发过一条推特,说:“奥秘不是赚钱而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如果你懂得比任何人都要多,钱财便会意外而至。”

  希望在诸多利益的牵制下,辛克莱真的能如他所说的那样,是在成为科学家的过程中赚钱,而不是为了赚钱而扮演一名科学家。

  辛克莱选择的InnerAge 2.0,通过检测血液中的十几项生物标志物来量化衰老。相比之下,时光派自主研发的时光尺-Sanguine衰老综合血检毫不逊色,覆盖了50项甄选指标,为你提供辛克莱同款独家定制版抗衰指南。

  您可在橱窗中查看产品详情,欢迎留言咨询。

  —— TIMEPIE ——

  这里是只做最硬核续命学研究的时光派,专注“长寿科技”科普。日以继夜翻阅文献撰稿只为给你带来最新、最全前沿抗衰资讯,欢迎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和疑惑;日更动力源自你的关注与分享,抗衰路上与你并肩同行!

  举报/反馈